|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中国LED照明行业
电子商务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 中国LED照明网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访闽都榕城

访闽都榕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13  来源:《阿拉丁·设计》杂志   作者:本站  浏览次数:75

  2017年3月,福州启动了城区亮化提升改造工程。11月上旬,《阿拉丁·设计》记者来到了福建的省会城市福州,探访了当地的照明学会,以及具有代表性的工程公司、设计公司,了解本地夜景的提升情况、照明市场的环境、企业的生存状态,讨论了照明行业的变革、前景等问题。走访单位包括福州惠光照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福建辉虹照明有限公司、福建通联照明有限公司、福建通联照明有限公司。

  庄惠明 福州惠光照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总经理

  翁朝鱼 福建辉虹照明有限公司 总经理

  杨小强 福建通联照明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

  张林炜 辉吉斯光影艺术照明设计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

  【观点】

  翁朝鱼:我觉得做夜景就像吃螃蟹一样,只要你敢去吃第一口,整个城市的规划你敢做,做之后你就会尝到甜头。

  庄惠明:我希望将来LED厂家要做好细分市场,把各自的小分类做好。

  张林炜:福建的工程公司以前都不喜欢去争取双甲之类的资质,他们觉得做好本地市场就可以了,没有那种往上走的意识。

  ·福建的照明市场环境如何?

  庄惠明:因为政治、历史的原因,福建的建设一直是滞后的。另外,福建人有个特点,比较务实,他们认为夜景灯光不是必须的,所以一直保持着比较理智的态度。因此,金砖会议之前,福建很少有大项目,现在一步步地发展起来了,几乎各个县地级市都开始有项目了,虽然规模都不是特别大。

  翁朝鱼:从产品的层面来说,以前因为地方保护政策,很多国内的一线品牌根本进不了福建市场,即使进来了,也很难发展。所以以前我们的市场长期被本地的贴牌产品占领。这种情况在这一两年,特别是G20之后发生了改变,一些大牌开始进来了;而金砖之后,因为行情更好,又引来了更多品牌的关注。我们本地的企业都说:"狼来了,要与狼共舞。与狼共舞才能提升。"

  从工程的层面来说,以前福建的项目不是特别多,现在项目多得投标都来不及。福州一期做了2.6亿,漳州、泉州都有几个亿的项目,邵武也做了一个多亿的规划,顺昌做了5000万,莆田也有5000万的EPC,南坪的三江六岸也要做一个多亿……二线、三线、四线的城市都动起来了!我觉得做夜景就像吃螃蟹一样,只要你敢去吃第一口,整个城市的规划你敢做,做之后你就会尝到甜头。

  虽然市场很好,但其实本地的公司很悲哀,现在我们一家双甲都没有!我们辉虹已经成立15年了,现在还是二级资质。我们的省建设厅真的很严格,业绩都要实打实的。评不上一级的企业,大的项目进不进去,中小的项目竞争又太激烈,业绩更难上去,怎么升级?北京、上海、深圳的企业都可以来福州拿项目,你听说过福州的公司去到他们那边拿项目吗?这次金砖,省外的企业都觉得好笑,省内的企业哪去了?我们还是因为跟江苏承煦合作才能参与进去的。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

  杨小强:福建省本地的照明市场环境还是比较好的,尤其是厦门金砖会议过后,厦门的夜景更完整的展现出来,也为其他城市的夜景亮化树立了一个标杆和学习的样本。

  张林炜:我记得福建照明行业刚兴起的时候,根本没人进来,那时候福州博维斯在设计领域可谓一家独大。慢慢地,BPI进来了,后来北京良业也进来了,但是他们毕竟不是本地人,在现场配合方面还是存在一些欠缺,所以几乎所有的深化设计还是由本地公司来做,因此我们也不怎么担心。

  福建的照明市场一直都比较沉寂,一方面是因为闽商讲求实用,他们对于挣钱快的东西更有投资的冲动,而对于灯光这种讲求氛围、艺术的东西,他们并不重视;另一方面,福建人的生活比较安逸,福建的工程公司以前都不喜欢去争取双甲之类的资质,他们觉得做好本地市场就可以了,没有那种往上走的意识。所以,虽然去年的金砖会议搞得轰轰烈烈,但是基本上都不是福建自己人做的。

  其实我觉得福建的市场并不好做,像我们对本地人的心思摸得比较透彻,就会知道要真正要从福建人的口袋里掏钱是很难的,首先要用项目打动他,还要给他一些项目的附加值,他们才更愿意跟你合作。

  ·公司是如何选择产品的?

  庄惠明:我们用的产品基本都是国内的一线品牌,但是因为今年工程量猛增,好几个大厂忙得都不接小单了,这对于我们一贯使用大品牌的公司来说非常麻烦。我希望将来LED厂家要做好细分市场,把各自的小分类做好,有的专门做大功率洗墙灯,有的专门做小功率线条灯,不求大而全,贵在精,这对于提升品牌的竞争力是有好处的,对我们客户也好。

  翁朝鱼:我们公司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库,里面全都是中高档的产品。虽然叫"中档",但并不是说它们的品质是中档,而是指那些品质很好但知名度不高的品牌。我希望灯具行业能对下几个方面加强重视。第一,统一标准。现在不同的厂家同样3,000K的色温,视觉效果是有差异的;即使同一个厂家,不同批次的产品色温也存在偏差。控制系统也一样,各家都有自己的模组,这给使用者增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希望能建立起统一的标准,然后严格执行。第二,厂家要有很强的研发能力,必须有自己的优势产品。第三,要做好售后服务。一盏一百块的灯,更换一次却要花费至少六百块的人工费,所以我们非常强调质保和售后服务。照明行业说大也大,说小真的很小。在我们的业内聚会上,只要一个人说了一句不好的话,比它广告十年还有用。所以说,厂商与其花钱去做宣传,不如去把售后做好。

  杨小强:我们在设计之初就会根据项目的具体情况来选择与之相适应的产品体系。对产品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价格合理,售后服务到位。

  张林炜:我们是做设计的,而产品一般都由工程公司决定,只是在需要我们提意见的时候,我们才会过问。我记得我们在做福州工人文化宫的时候,碰到过一个特别卖力的厂家。第一次我们说他的地埋灯不行,他们很快就换了一个。第二次,工程公司又把我们拉过去看,还是不行。最后为了这一盏地埋灯,工程公司和厂家总共把我拉过去五次!态度很认真,但产品一直不行!我们对这样的公司也深感无奈。不过,我感觉工程公司越来越重视产品的质量问题了,以前会用很多替代品牌蒙混过关,但是后来发现这样做反而增加了维护成本,所以现在他们在产品选择上会更谨慎。

  【观点】

  翁朝鱼:以后,城市夜景照明将会变成城市行为。

  杨小强:我们不仅仅是提供灯光亮化而已了,而是转而站在业主的角度来考虑,站在"光的使用者"或者说"服务对象"的角度来考虑光环境打造的目的和意义,以此来指导我们的方案和施工。

  ·这些年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变革是什么?

  翁朝鱼:第一,从产品上看,是从传统灯具到LED灯具。正因为有了LED,我们才有如此丰富的灯光设计;灯具也越来越小,越来越精致,越来越与建筑合为一体。第二,智慧。现在的灯光越来越智慧,媒体性原来越强,这是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第三,城市整体照明规划。以前夜景设计的对象都是单体建筑,很少有整个城市的规划,现在大家都意识到城市照明规划是非常有必要的。像这次厦门金砖,政府就规定原来做的那些灯,只要影响到整体的效果的,都要关掉,甚至拆掉。以后,城市夜景照明将会变成城市行为。

  杨小强:突出的变革,应该是夜景亮化的观念已经转变了,或者说是升级了。现在的夜景已经超越了传统的功能性照明,更多的是要满足夜间生活、娱乐、休闲的功能了。现在的夜景更注重生活、文化、景观、光环境设计等,对于我们来讲,已经不能称之为"做工程"了。我们公司的定位,也是打造"有情有艺"的光环境,从设计,到施工,都融合了更多的人文元素、景观元素、生活元素和美学元素等。

  张林炜: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已经不太喜欢用"照明"来表述我所从事的行业了,我认为照明更多是功能性地照亮而已,而我现在更偏向于"灯光"这种说法。从设计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几年比较大的变化是灯光的互动性、艺术性越来越强了。

  ·如何看待EPC模式?

  庄惠明:我是比较认EPC这种模式的。它的优点很明显,但同时也有局限性。比如一些设计做得很好的公司是不碰工程的;另外,有些工程公司的设计完全是为了工程服务,这对业主也是不利的。但是只要政府把控得好,规避掉那些弊端,它就是一个好的模式。但总的来说对大公司更有利,对小公司则未必好。

  翁朝鱼:我觉得EPC这种模式非常好,以后一定是趋势。因为一旦设计施工一体化,你就没有理由解释你为什么做不好。这就迫使工程公司更加用心地去做,做出来的效果也更有保障。但是,从政府层面来讲,必须要把效果把控、价格审核等方方面面的规则制定好,要不然很容易让一些不负责的工程公司钻漏洞,攫取高额利润。

  杨小强:设计-施工一体化这种形式业主还是比较认可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设计施工一体化可以有效解决设计方案的落地性问题,还有就是对于整个项目进度能够更好地把控,有利于项目的顺利推进。面对这些新型的模式,我们应该保持与时俱进。首先,我们的服务模式也是涵盖了EPC、PPP等模式;其次,我们不仅仅是提供灯光亮化而已了,而是转而站在业主的角度来考虑,站在"光的使用者"或者说"服务对象"的角度来考虑光环境打造的目的和意义,以此来指导我们的方案和施工。因为夜景的打造,最终都是服务于大众,服务于人民的,基于这个理念来讲,对我们的方案和施工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张林炜:我喜欢做EPC项目。一般而言,我们要跟别人合作去拿项目,但是合作的规则也在事前协商好,约定清楚。

  ·工程公司在行业变革总面临的困难是什么?公司为此做出了那些努力?

  翁朝鱼: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才难招。我们公司想招一个助理、一个业务,招聘广告挂了半个多月,还没招到。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这次在厦门夜景提升工程实施中,我深刻地体会到那些外地的双甲公司,他们的人才真的很多,能力很强,值得我们学习。所以说,人才一定要要培养,平台一定要建设。

  杨小强:努力和改变其实是挺多的,但每家公司的发展路径不一样,大家都有各自的优劣势,有的可以成功升级或转型,有的就只能艰难求生。我们公司一路走来,也走过了13个年头,在这期间,其实每一步都是在努力和改变,并不是到今天行业发展了才来谈改变。从人才的补充、专业性的学习和新模式的不断尝试、新技术的运用等,都一直在改变。我们最大的困难应该说是不断挑战昨天的自己。

  ·公司未来有什么规划?

  翁朝鱼:我们下一步的规划是走向全国市场。我宁可少赚钱,都想要走出去。因为只有走出去,才能跟最好的产品、最好的设计师互动,才能成长。当然,要想走出去,首先必须要有顶级的人才。第二,平台。双甲我们是必须拿下的,年底我们就能升到施工一级了,明年年初照明设计乙级也有希望评下来,我相信很快我们就能走向全国市场了。

  庄惠明:我们不会走北京、深圳这些公司资本扩张的的路子,也不可能这样做。一是我们人才储备相对不足;另外,每个行业都有它的发展机遇,我们可能已经错过最佳的扩张时机,所以我更倾向于做好本土的市场,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其实我们也一直都在往外走,三亚、西安、南京、浙江等地都做过项目,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们仍然会去做,但是我们不会在全国布点。另外,我们也希望能加强与大公司的合作,比如成为某些大型建设公司的专业子公司,或者被上市公司收购、并购,甚至以连锁的方式加入他们。

  【观点】

  庄惠明:我觉得把整个山体打亮是在糟蹋自然!

  张林炜:我觉得灯光行业可以考虑引入经纪人模式。

  翁朝鱼:即使有一天市场饱和了,售后服务也会是一块很大的市场。

  ·您如何看待目前行业的发展情况?

  庄惠明:首先,我相信物极必反。如果过度地、没有节制地去做夜景亮化,对这个行业肯定是不利的。从G20到现在,全国大量铺开夜景照明项目,把照明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所有的城市管理者都在蠢蠢欲动,好像如果没有夜景规划,就如同人没有穿衣服出门一样。我一直认为夜景照明是城市的时装,既然是时装,那么它应该是不断更新的。但是,我特别反对全城变亮,这是一种巨大的能源浪费。我认为城市灯光不需要铺开来做,一定要有选择性。灯光是需要载体的,而载体是需要选择的。我觉得做好城市名片,应该是有选择地在特定的区域做一些好的表达,而不是整个城市都做。福州这次的做法我比较赞同,把重点做出来,其他的慢慢来。

  谈到灯光载体的问题,最近有几个项目让我很惊讶,他们在光秃秃的山上装满了灯,说是因为有历史典故所以要做开发。可是我觉得把整个山体打亮是在糟蹋自然!我们还有那么多地方需要扶贫,为什么要把钱花在这种地方?我觉得山体应该尽量保持它自然的样子,稍微装个光带,简单描述一下就可以了,全部打亮肯定是不行的。一个山体项目动辄千万级的,装那么多灯,布那么多线,不仅破坏生态,还很容易会引起山火、地质问题。我真的希望业内人士重视这个问题。

  第二,项目招标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很多大型项目的招标方式非常不公平。为什么有的项目一定要业绩达到某个标准才能做?为什么像我们这种有经验的专业公司不能做?为什么明明都需要垫资,EPC、PPP的项目却一定是国企、央企在做?我觉得这严重反自由竞争,违反招标法,长期以往还会导致两极分化。比如像福州这次亮化工程,没有一个本土企业中标,这完全没有道理。而且这些项目明明本地公司5000万就能做好的,外地企业可能要增加1000万,这是浪费!另外,因为外地企业在本地的人员不足,项目的后期维护也是一个问题。

  第三,灯光节的问题。除了一般的夜景灯光建设之外,灯光节也是一个很好的灯光运作模式,比如里昂灯光节就是一个典范。但是我们国内的灯光节却没有做好,我建议灯光节应该要有传承,不要做完今年就把所有东西都搬走。每一届都留下一两个精品,慢慢积累下去,就是一种很好的传承。另外,LED时代的灯光应该属于公共艺术的范畴,那么就应该让美术、环境艺术等领域的人才一起参与进来。

  张林炜:我入行十年了,到过很多地方,发现每个地方的夜景都差不多,没有给我很兴奋的感觉。比如每个地方都有一样的古建,灯光也是千篇一律的,全国的商住楼也都长得差不多……很多项目都喜欢标榜自己是地标建筑,但是做多了,也不知道哪个是地标了,因为看起来还是没太大差别。

  我觉得行业现在最需要的是创新!很多时候,我们会想用一些不一样的手法,可是因为业主不接受,最后无法实现。有时我会感觉灯光设计已经变成了机械化的工作,长此以往,我想设计师很难保持激情。

  创新的点无外乎两个,一是设计,二是灯具。灯具的话,我们现在的问题模仿太多,创造性的东西很少,未来应该发展出更多的非标定制。设计方面,我觉得我们应该对业主、人们进行更多的引导,让更多的人来重视灯光、欣赏灯光。而作为行业的引导者之一,媒体的作用是很大的。另外,我觉得灯光行业可以考虑引入经纪人模式。就像艺术品行业一样,艺术品经纪人负责去发掘艺术家,然后对其进行包装宣传,从而提升艺术品的价值。我觉得灯光行业也需要这样的人,当我们的设计师把创新的东西弄完,幕后的经纪人把它推出去,再经过媒体的争鸣,从而让更多人关注这样的创新,从而理解这样的创新,进而接受它。总之,最关键的还是先要有创新!

  ·未来国家政策不再支持夜景照明了,会不会遇到枯水期?夜景照明未来的前景如何?

  庄惠明:我觉得在2019年以前,城市夜景照明的行情肯定是好的,因为建国70周年大庆,肯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旅游城市的建设也是很大的市场,与旅游开发配套的灯光项目会持续不断地上马。另外,地产项目依然坚挺,现在没有哪个项目做出来是不做灯光的。总的来说,只要经济往上走,灯光行业就一定有饭吃。

  翁朝鱼:我觉得国家没什么理由不支持夜景照明。在城建投资中,夜景照明花费是很少的。我们都知道厦门这次投资了20亿做夜景,可是你知道建一个公园就花掉要20几个亿吗?而且这次夜景一做,厦门旅游人数明显上升!这是实实在在的效益啊!所以我们福州现在也要往旅游城市发展,琅岐、平潭将来都做成国际旅游岛,夜景就是舔砖加瓦的事,就像给家里加个窗帘而已。所以我非常看好城市夜景照明的前景。我相信市场会越来越好,以后也会越来越理智,公司的专业度会越来越高,我们的项目会倾向于做经典、做精品。

  即使有一天市场饱和了,售后服务也会是一块很大的市场。我发现很多市政项目维护这块做得都不好,我们公司很大的一块业务就是做服务,平潭岛所有的路灯都是我们在维护,未来闽江两岸的灯光很大可能也是我们在做,所以我现在要大力发展我们的维护团队。

  杨小强:近几年,得益于大环境的政策利好,照明行业的发展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这其实是一个民生行业,它一直都存在着,只是不断在升级而已,我们其实也一直在考虑未来的发展方向,比如各种新技术的运用还有很大空间,人们对夜景的认识也会改变,会有全新的理念、全新的需求不断出现,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准备着,迎接的未来的变革。

  张林炜:我觉得未来应该不会有枯水期,但是行业的洗牌肯定会发生。可能五年一小洗,八年一大洗。就跟炒房一样,这一两年房市比较火,但如果美联行一控制,房价就会有变化。夜景照明也是要受到整个经济行情的影响的。 

分享与收藏:  行业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