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中国LED照明行业
电子商务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 中国LED照明网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对话工程百强 | 如何看待资本介入工程行业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和未来发展前景

对话工程百强 | 如何看待资本介入工程行业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和未来发展前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3  来源:《阿拉丁·设计》   作者:本站  浏览次数:160

  正在建设中的郑渝高铁仿佛一条渐渐点亮的“红线”,让郑州与重庆慢慢“牵手”。

  岁末年初之际,我们兵分两路,来到了“红线”两端的城市——郑州与重庆,探访当地具有代表性的设计单位、照明工程公司,深入了解当地照明市场的环境,并对行业的变革、新模式的影响、资本的介入、未来的前景等热点话题进行讨论交流。

  走访单位包括河南新中飞照明电子有限公司、河南省泛光照明工程有限公司、河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深圳上筑艺术设计(河南)有限公司、招商局生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重庆怡景实业有限公司、重庆市远东灯具照明有限公司。

  今天来了解重庆的照明市场。

  阴磊 招商局生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桥梁景观所所长

  王超 重庆怡景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远松 重庆市远东灯具照明有限公司总经理

  观点

  阴磊:从桥梁景观照明的市场情况来说,今年工程公司的业务量与去年相比应该是有所增长的。

  王超:重庆本地施工企业的资质力量是很薄弱的。

  李远松:面对如今全国掀起的夜景建设热潮,重庆相对而言是比较冷静的。

  1.重庆的照明市场环境如何?

  阴磊:我们的主营业务是桥梁景观及夜景照明板块,所以从桥梁景观照明的市场情况来说,今年工程公司的业务量与去年相比应该是有所增长的。重庆参与夜景工程建设的工程商比较多,业务分配得很散,同一个工程商很少会在不同的项目中重复出现,也就是说,市场集中度比较低。另外,在桥梁夜景照明工程中,具备丰富施工经验的工程商比较少。

  王超:首先,重庆本地施工企业的资质力量是很薄弱的。现在,全重庆只有两家专业的照明施工一级企业,我们是其中一家,二级的有20多家。设计乙级的企业全重庆也只有我们一家。

  重庆本地的亮化市场体量比较小,一年大概也就十个亿,而贵州、湖南、云南、四川这些省份都是百亿级的。重庆这么小的体量,是很难养活那么多工程公司的;而且业务量分配也很散,基本没有哪家公司能占据市场份额的大头。

  李远松:重庆的夜景全国闻名,因为它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立体感、层次感非常强。重庆在1995年的时候就开始做夜景亮化了,可以说是国内最早做亮化的城市之一。一直以来,重庆市政府对于亮化都非常重视,甚至规定房地产项目验收必须通过灯饰验收这一关。

  面对如今全国掀起的夜景建设热潮,重庆相对而言是比较冷静的。这几年项目量有了一定的增加,市场总体发展比较平稳。但是,重庆目前的市场体量对于本地工程公司的发展来说是不够的,更何况外地工程公司的进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竞争。而由于重庆本地工程公司在资质上不具备优势,因此又被限制了发展。所以除了做好本地市场之外,我们也在思考着慢慢走向全国市场,比如我们去年就在云南做了很多项目。

  2.近年来,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变革是什么?

  阴磊:我认为行业最大的变革是人们对夜景的需求和要求越来越高,以及参与互动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传统的表现效果了,这些市场反馈对设计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在设计师成长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思考问题,但我非常不赞同甚至鄙视那些简单粗暴的抄袭行为。好的作品能启发人的灵感,优秀的设计师应该带着自己的理解和情感去创作每一件作品,用自己专业性的思考去回应社会与市场的需求,这才是推动行业进步、顺应市场变革的动源。

  王超:这几年国家正在大力推动智慧城市的发展,于是出现了集充电桩、空气检测、信息发布等一系列功能于一体的智慧路灯。但是,我觉得现在谈智慧路灯还为时尚早,很多加诸于路灯上的功能其实并没有发挥作用。另外,现在很多城市的道路照明喜欢采用大量的花灯,比如玉兰灯、莲花灯等,实际上这些灯具不仅价格高,而且能源利用率也低,不利于节能环保。我认为,路灯就是路灯,它的主要作用就是功能性照明,它承载不了那么多东西。

  观点

  阴磊:目前来看,有资格做PPP项目的大部分还是国有企业,本质上还是国家用自己兜里的钱做国家的事。

  王超:PPP项目说白了还是政府买单,而且要多付好几年的利息,把政府债务拉长,对于政府并没有实际好处。

  3.如何看待EPC模式?

  阴磊:据我公司经营部分析,市场对于EPC模式的开展是比较认同的,2018年我公司的战略发展规划中也提到了重点发展EPC项目。我们做的桥梁景观及夜景照明项目大多隶属于交通板块,但是目前的定额和计费标准,存在很多不合理性。如果设计与施工按照传统方式搭配,就很容易出现设计收费困难以及施工表达设计意图不充分等情况。结合各方需求,所以现在业主更愿意直接跟具备EPC资格的企业合作。甚至未来的发展还会将前期的策划和后期的运营一并纳入,成为综合服务商的合作模式。

  王超:我们现在承接的项目有近一半是EPC项目。EPC模式有利有弊。好的是它的门槛比较高,能够排除一些恶意竞标、低价竞标、非专业公司中标等问题,从源头上保证了项目的质量和效果。不好的一面是它容易导致市场过度集中,因为国内具备EPC条件的设计、工程公司很少,只有几十家,不利于市场竞争。目前EPC项目在四川、贵州、云南、内蒙相对多一些,因为中西部地区的经济不是特别发达,走EPC模式的话,有利于政府控制资金风险。

  李远松:我觉得EPC是一个挺好的模式,它可以把非专业的小公司淘汰掉,让有实力的公司得到进一步的提升。所以我觉得政府应该支持EPC模式。

  4.如何看待PPP模式?

  阴磊:PPP模式的核心在于引入社会资本,然后与政府共同建设、管理、运营。但是目前来看,有资格做PPP项目的大部分还是国有企业,本质上还是国家用自己兜里的钱做国家的事,所以现在政府对于PPP项目控制得很严格。

  目前为止,真正通过运营夜景照明创造直接经济价值的PPP项目,据我所知还没有。我们也想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但是发现其中涉及到的问题很多。比如我们正在做的重庆市曾家岩大桥广告运营模式的调研工作,其展现方式大部分是通过灯光、LED显示屏或声光电媒体投影来实现,这首先就涉及到三大问题:一,是否对交通安全产生影响;二,符不符合城市广告投放的未来规划;三,与传统媒体相比受众有多少,业主愿不愿意为额外增加的广告投放成本买单。很多问题我们正在研究当中,目前还没有找到比较恰当的解决方式。

  王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已经在控制PPP项目,特别是十九大之后,很多地方的PPP项目都被取消了。PPP项目说白了还是政府买单,而且要多付好几年的利息,把政府债务拉长,对于政府并没有实际好处。所以我们现在基本不再接触PPP项目了。

  5.如何看待资本介入工程行业?

  阴磊: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关键在于如何监管。对于那些创新型的企业,给予他们资金保障,让他们能够获得更大的突破和发展,这肯定是正确的。而通过推广他们的创新成果来打通产业链,从而优化产业结构,这是政府层面或者说行业监管层面要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对于那些不具备创新能力,只想通过玩概念圈钱的企业,我们应该要加强监管、控制,要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

  王超:一直以来,工程行业由于回款周期长,因此对于资金的要求很高。特别是现在的项目规模越来越大,对资金要求也越来越高,很多小公司由于不具备完成大项目的资金实力,生存可能会越来越艰难。大公司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强,但同时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我的理解是,未来几年内,行业走向资本市场将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观点

  阴磊:我们这几年也的确看到了工程商的成长,最突出的一点是专业的细分化越来越明显。

  王超:我希望厂商能加强创新。

  李远松:我希望灯具厂家能更重视产品品质及售后服务。

  6.有人说工程行业进入了薄利时代,您怎么看?

  阴磊:过去,行业暴利的根源在于信息的不对称,现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非常透明,除非你造假,隐蔽了真实信息,否则很难再有暴利了。我不赞成以价格作为优势来吸引客户,好的产品、服务应该要得到与之相匹配的价格,企业才有创新的动力,这也是为行业未来的发展奠定一个好的基石。

  王超: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薄利是必然趋势。首先因为信息透明了,行业规范了,业主学会审价了;第二,技术成熟了,产品的成本降低了,工程造价也降低了。虽然平均利润率降低了,但我们的利润每年都在增长,我们主要是通过以下几种方式来提高利润:第一是通过项目的精细化管理来压缩成本;第二,不迷信品牌,选择性价比高的产品;第三,压缩推广成本。

  李远松:相对于以前的暴利,照明工程行业的整体利润率的确是下降了,但是我认为也渐渐趋于合理了。一般而言,只要你认真做项目,正常的利润是能够保证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有些低价竞争的情况出现,但是这种情况绝不会长久,市场会慢慢地调整、净化。因为只有合理的利润,才能保证企业、行业的健康发展。对于我们自身来说,我们会有选择地承接项目,超过价格底线的项目绝对不做,保证项目品质是我们的首要原则。

  从基础照明安装到城市夜景提升,到极致光环境的打造及城市灯光环境的运营,工程公司在角色转变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阴磊:从个人感受来说,工程商的角色还没有转变到灯光运营商的高度,但是我们可以这么去期待。当然,我们这几年也的确看到了工程商的成长,最突出的一点是专业的细分化越来越明显。比如有的工程商专门做园林照明的,他们对于灯光的表达、意境的提升,甚至对于平行专业技能的把握与应用,都有着独特的经验积累。

  有的工程商说自己什么都能做,但做的都是基础的东西。他们在做园林照明的时候不会考虑光生物学,更不会考虑工程前后光环境的评估对比,这就是他们和专业公司之间的区别。

  我认为工程行业应该呼吁强化专业性,市场也永远都需要一批先驱去领导它的方向。在某一领域做到极致,做到了行业标杆,让客户在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它;即使还未产生合作,但你也一定会关注这些标杆企业的发展资讯,从而在精神层面跟随它,这是市场所需要的,也是行业所需要的。

  7.对于未来灯具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阴磊:国内好的灯具品牌其实已经很多了,对于灯具未来的发展,我比较关心的是"跨界与融合"。比如之前达森灯光的许总在沙龙上说的户外景观照明舞台化趋势,这肯定是一个大的发展方向,我们也尝试在桥隧项目上推广类似的表现手法。虽然目前我们的设计想法、控制系统、软件已经完成了跨界,但是灯具设备本身还没有完成跨界的蜕变。在极度严苛的空气温差、湿度、酸雨、紫外线、重油尘、频繁震动等环境下,灯具本身还没办法保证其效果的稳定性。

  我认为无论是产品的发展还是企业的发展,都应该站在行业发展和国家发展的风口上去思考问题,这是我们这些技术人员和倡导者应该去肩负的责任。再回到灯具发展本身,我认为基础的硬件条件已经具备,之后应该是以服务意识层面作为引导去开发新产品,去考虑各领域的功能跨界。

  王超:我希望厂商能加强创新。现在常规的LED灯具发展得已经很成熟了,但是仅靠这些常规的灯具已经适应不了亮化项目的需求。比如现在很多项目需要用到大量的投影灯、激光灯,但是现在大功率的投影技术还不成熟,不仅是国内,全世界都如此。又比如灯具的发光角度在亮灯过程中自动变化,这个效果目前也没有实现。再比如现在很多灯具线管没有做到一体化的隐藏,满足不了楼宇立面亮化的需求。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自己也开始研发设计一些产品,然后委托厂商生产,并且已经在某些项目中投入使用,收到了不错的效果。比如我们有一项专利技术,那就是"一体化连接",就可以做到线管完全"隐形"。

  李远松:我希望灯具厂家能更重视产品品质及售后服务。我们曾经因为厂家的不负责造成一个项目的损失,虽然亏损的金额不大,但是对于我们远东的信誉却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而信誉可以说是我们最看重的东西。我希望我们完成的每一个项目,都能成为一个打着"远东"品牌的作品。所以我们现在对产品的品质和售后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毕竟这是我们做好一个项目的基石。

  观点

  阴磊:夜景照明是个奢侈品,它不直接产生利益,只是给你提供精神层面的愉悦,再引导你付诸行动来提升和繁荣整座城市,它只是一个催化剂。

  王超:这两年国内灯光行业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主要是被媒体立面炒热的。

  8.目前行业存在哪些问题?

  王超:首先,行业还是不够规范,靠关系拿项目的现象还是很多;第二,缺乏技术上的突破。希望国内顶尖的厂家能够增加产品的研发投入,让产品更加适应市场的发展。当然,产品的突破也需要靠设计去推动,比如南昌一江两岸没做之前,谁都没想到楼宇灯光还可以这么做,这样的设计就带动了产品技术的突破。

  李远松:一个城市的夜景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所以为了城市更好地发展,提升城市夜间形象对于政府来说是一项非常必要且重要的工作。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全国那么多城市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搞城市夜景照明,这就不太正常了。有的城市根本不顾自身的经济情况,也不考虑城市的发展定位,盲目地上马夜景照明项目;有的城市夜景照明一味地追求亮、追求炫,毫无品味可言,由此还导致了严重的光污染问题。这种情况是必须要改变的。

  除此之外,行业不规范的问题也必须引起重视。比如在项目招投标方面,政府业主应该合理制定预算,不能搞低价中标,这将有益于提高工程的质量。

  9.行业的前景如何?

  阴磊:现在行业的发展有点"毛躁",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比如市场经济的原因、城市发展和市民诉求等原因。大家都在追逐它表面的繁荣,却很少有人冷静下来思考是否都需要这样去做。

  不可否认,城市夜景照明的确会带动经济的发展,但是,并非每个城市都能因此获益。对于个别城市来说,夜景照明其实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不能和社会经济相契合,更不能通过运营联动产生经济价值,反而要消耗高昂的建设费、运营费、管理费、维护费等。就拿特色小镇来说,去年很多地方都在做特色小镇,但是为什么之后突然就冷却下来了呢?因为很多特色小镇根本没有支撑其发展的产业基础,所以做完以后大家发现,服务员比游客多,运营和维护成本都入不敷出,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城市夜景照明也会经历这样一个冷却的过程,可能在2018年中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冷却的迹象。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夜景照明是个奢侈品,它不直接产生利益,只是给你提供精神层面的愉悦,再引导你付诸行动来提升和繁荣整座城市,它只是一个催化剂。而经历过G20峰会、厦门金砖会议的城市夜景照明发展之后,我相信政府层面会去调研它的投入、运营及收益情况,然后做出理智的判断。

  王超:照明行业的发展实际上跟中国经济周期息息相关,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那一年亮化项目就急剧减少。这几年,中国城市化进程发展比较快,所以亮化项目也多起来了。中国目前的城市化已经达到50%,10到15年之后,国内城市化将达到70%左右,那时就不会再扩大了。所以我觉得行业大概还有10到15年的上升期。

  未来几年,我觉得市政项目可能会有明显的下跌,因为大规模的建筑媒体立面已经开始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了。这两年国内灯光行业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主要是被媒体立面炒热的,而且这些项目绝大部分都被国内的双甲公司垄断了,所以将来他们受的影响应该最大。虽然行业可能会有短时间的滑坡,但并不会太严重。首先是因为功能性照明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可以作为行业很大一部分的支撑;其次,新技术的出现也会推动工程行业的发展,比如智慧城市经过三五年之后,技术达到成熟,说不定又能带来新的井喷。

分享与收藏:  行业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最新文章